现在时间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美文欣赏

姥爷的青春

更新时间:2021-04-01点击次数:324次

姥爷的青春


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,不禁让我想起了我那一生传奇的姥爷,因为这场战争很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,姥爷就是其中一个。

1930年,姥爷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家里五个孩子,姥爷是最小一个。因为连年的战争家里实在太穷,姥爷的亲爸就把姥爷“过继”给了自己没有儿子的哥哥。从此,姥爷就管自己的大爷改口叫大爸。

那几年,姥爷的大爸过得也很清苦,每天早出晚归的干农活,但坚持送姥爷去私塾读书,姥爷习得一手好毛笔字,一到快过年的时候,小小的姥爷就站在凳子上帮村民写对联,端端正正,大爸满眼的自豪与欣慰。等姥爷长大些,开始叛逆了,吵着不要去上学,大爸没打也没骂,递给姥爷一只鞭子说:不学习没有文化,长大只能放牛,既然不学了,现在就去放牛吧。姥爷放了一天,傍晚才回来,大爸问咋啦,姥爷哭着说:大爸,我想上学。原来姥爷把家里的牛差点放丢了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牛赶回家,姥爷说放牛比学习累多了。

重回学堂的姥爷倍感珍惜,努力读书,常常被先生表扬。16岁那年,姥爷又“叛逆”不读书了,离开学堂,跑到了军营,姥爷参加了红军要革命,这一回大爸什么也没说,给姥爷带足干粮送姥爷去参军。姥爷说,那时候根本不懂大爸心里在想什么,喜滋滋地跟着部队走了。战争间歇姥爷最开心的事就是替大家写家书,心里的思念那么长,却只能化作简单的几个字。由于伤员太多,上过学的姥爷被安排到了医务室,姥爷边帮忙救治伤员边自学医理知识。1960年,姥爷考上了上海第二军医大学,那一年,我的妈妈出生了。

姥姥和姥爷的缘分源自姥爷大爸的一个梦,梦到有一只美丽的蝴蝶在他家飞啊飞,太姥爷一路跟随,看它飞进了隔壁老邢家,老邢家院里的空地上有三朵花,蝴蝶飞啊飞,飞到第三朵上停下了,再也没飞走。起床以后,太姥爷开始琢磨这个梦,这是什么意思呢,一打听,原来老邢家有三个女儿,老大老二都已婚配,只有老三还没说人家,太姥爷顿时心里有了主意。第二天给姥爷发去电报,大意是说自己病重了让姥爷回家看看他,姥爷急急忙忙赶回家,回家看到的不是自己病重的大爸,而且蒙着盖头素未谋面的媳妇。姥爷试图抵抗,有着先进思想的他始终是个孝顺的孩子,他听了太姥爷的话娶了我姥姥,于是风风雨雨一辈子。

姥姥姥爷养育了五个子女,姥姥随着姥爷走南闯北,无怨无悔。从东北一路跟到海南,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就这样互相扶持一辈子。姥爷内敛,把感情寄予在笔尖上,为姥姥写下不少情诗,每次姥姥都是一边说姥爷肉麻一边把诗收藏起来。每个结婚纪念日姥爷都有小惊喜送给姥姥,钻石婚那天姥爷精心挑选了一对钻石耳钉,爱美的姥姥照旧说了他一顿,自己偷偷跑到卧室把耳钉戴上。那天,我快80岁的姥姥脸蛋红彤彤的,闪闪发光的不仅仅是耳钉,还有她的双眼。我们这些在姥姥家长大的晚辈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个人秀恩爱,那么羡慕、那么温暖、那么自豪。

外表的坚强让你无惧风雨,内心的温柔使你令人尊敬。随着战争的结束,姥爷军旅生涯也逐渐止步不前,因为姥爷大爸家的几亩田地,姥爷的档案上永远烙印着“富农”两个字,转业回地方的姥爷,勤勤恳恳,救死扶伤,时刻铭记自己是一名军医、一名党员。姥爷永远笑容满面,热爱生活,他会拉小提琴、会吹口琴,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养得满院子颜色鲜艳的花儿,喜欢全家热热闹闹地出游,也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钓鱼,一辈子赞颂党恩,一辈子用力拥抱生活,弥留之际还时刻关注十九大召开的动态。

“ 是的,从我出生就陪着我的姥爷已经去世了。得知消息后,远方的子孙们纷纷赶回家,一路上我不断祈祷时光可以倒流,哪怕再看一眼再听你喊我一声。到家后,最爱大花衣服的姥姥一身素黑,那对钻石耳钉也摘了下来,拥住她瘦弱身躯她说的第一句话是:小莉啊,以后没有姥爷了。一切就像一场梦,特别想突然醒过来,看到他还在沙发上看报纸,看到他笑着喊我“小莉啊”,多想像从前一样,牵着他温暖的手掌,陪着他在院子里散步,慢慢的,慢慢的……。原来,只有经历了生死离别的人,心才会缺一块,留下的人一想到离开的人,心里就空荡荡的。我坚强的姥姥说:我不能哭,我不能带头哭,我只能一个人偷偷地哭。

姥爷一生传奇,曾有出版社希望姥爷能出本个人传记,姥爷试着提笔写过,后来婉拒了对方,他笑着说“我又不是名人,写啥传记”,他的谦逊、认真,他的热情、磊落,他的博学、无私,无不影响着子孙后代。因为姥爷一辈子都拥护党、宣传党的思想,他的子女们、孙子外孙们没有一人不是党员。

才华有限的外孙女,仅能以这些文字来怀念你——我亲爱的姥爷,我们想你了……希望能在梦里,回到那个我去医院探望你的下午,我在等电梯离开时,你坐着轮椅急急地从走廊尽头的病房赶出来送我,夕阳落在你满头白发上,落在你的身上,你挥着手对我说:“小莉,再见”。(于放/文)

版权所有:黑龙江省地质测绘院 黑ICP备18000288号-1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延福街5号 电话:0451-55104416
传真:0451-55104416 版权所有:巨耀网络